原住民设路障阻进入伐木商半年亏3千万

原住民设路障阻进入伐木商半年亏3千万
原住民设路障阻进入伐木商半年亏3千万

伐木业一直是“高投资风险型”的行业。话望生原住民自设路障,阻止合法伐木商进入林地作业,导致木商在过去半年来蒙受3000万令吉亏损!

吉兰丹木商公会会长林文杰说,蒙受的损失包括这段日子租用伐木及相关机械的费用、员工薪金及运输费等。上述事件,造成他们的工程停顿,平白蒙受亏损。

他昨晚在吉兰丹木商公会举行庆祝40周年纪念晚宴后,于新闻会上如是说话。

他也指出,在展开伐木工程以前,他们已多次与原住民接触。不过,外势力的介入,让问题变得复杂,最终越演越烈,无法控制。

他表示,共有4个伐木区面对问题,不过在森林局联同警方多次前往拆除路障后,情况已经有所改善。确实有一些地区原住民在当局首次拆除路障后,重新设立路障,不过当局再次拆除路障后,他们已没继续建起路障。

此外,他在晚宴上致词时说,其实在更早之前,话望生原住民就已设路障,有关问题百般困扰木商同业,事件的演变进而引发去年9月原住民与伐木工人的冲突事件。对于这起事故,木商百般无奈,他们作为持有合法执照作业的一方,却受到如此为难。

他表示,所幸问题焦灼之际,吉兰丹森林局最终展开了取缔行动,让同业看到曙光。他感谢各政府机构一直以来,持续给予公会的配合,携手解决许多同业面对的难题。

原住民设路障阻进入伐木商半年亏3千万

吉兰丹木商公会全体理事与嘉宾们共切蛋糕仪式。

林文杰:投资风险高伐木业不易经营

林文杰说,伐木业一直是“高投资风险型”的行业,从前期作业到实际砍伐到树桐输出,每个阶段都存在不可预计的变动因素,不过,过去这些年公会本着会员福利及造福丹州经济的宗旨,披荆斩棘,在面对各种问题时,都以负责任的态度寻求解决。

他说,外人可能不知道,觉得从事伐木业很风光,可以赚大钱,但实际问题却一萝萝,不容易经营。

他表示,公会必须扮演积极的桥梁角色,向州政府、森林局、土地局及环境局等相关部门机构一而再的沟通、磋商,以期在各项问题上寻求到合适的解决方案,以达到多赢局面,进而照顾公会200多名会员的福利。

“比如,2014年10月,森林局突然宣布增加树桐税,惊人的涨幅超过百分之一百,令同业相当为难,可谓百上加斤。不过经过公会的多番周旋,终于,森林局在2015年2月重新调整及发布合理的征税率。”

他说,除了关心木业的发展,同业也不忘旅行社会义务,还记得2014年吉兰丹各地遭遇洪灾之际,虽然他们当中也有不少灾民,但是公会同业们却也积极的伸出援手,提供金钱援助,协助受灾的丹州子民度过难关。

木业税收1亿2000万

会上,吉兰丹木商公会署理会长兼筹委会主席拿督张国棠,也代表吉兰丹木商公会移交3000令吉予吉兰丹州政府,充作麦加走廊基金,由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拿督陈升顿代表吉兰丹州政府接领。

另一方面,吉兰丹森林局局长拿督查哈里致词时披露,吉兰丹州政府在2016年在木业领域收到1亿2000万令吉税收,这也是丹州这10年来的最高纪录。原住民设路障阻进入伐木商半年亏3千万

森林局联同警方拆除原住民自设的路障。(档案照)

逾万公顷保留地被占用
森林局驱赶非法开垦者

吉兰丹森林局局长拿督查哈里说,根据调查显示,从70年代开始,州内共有1万2000公顷的森林保留地被非法占用及开垦,目前森林局正展开积极行动驱赶非法开垦及占用者。

他表示,有者是在森林保留地展开大规模的种植活动;有者是以土地分段(PECAH LOT)方式,出售林地;有者则声称林地是他们的祖传地段。

他说,于2016年初开始,一些不法分子将林地以土地分段方式出售,实际上这些林地是不能买卖的。

他表示,被非法占用的林地,大部分是用来种植棕榈树,一些是明知故犯,一些可能不是。

他说,该局于今年2月间,联同其他执法单位取缔位于罗京的非法种植者,同时扣留36名非法外劳,这些外劳已交移交局处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